海峡小小说:《合伙人》《遗嘱》《赢球 2016-06-04 14:08

  老古与大鼻是邻居,分别在县大门左侧有一间店面销售烟酒。近些年来,生意好了,彼此的隔阂却日见其深,上碰面也能客气地点头招呼,暗地里却时时较劲,非把对方打垮不可。

  这样的“杀价”较量使得两家经营的品种几乎一模一样。虽然双方的客户多了,他们所赚的利润却越来越少,老古去年盘点,全年的利润只有三万四千七百元,不及以前的十分之二。

  老古向有关人士请教了很多办法,后来他采纳了某商海高人的意见,在店门外竖一醒目大:盘点八折大贱卖。这一招谓之退两步才能进一步,亏是亏了,先把对方后东山再起,“舍不了孩子,就套不住狼”。当然,为了防止对方的“七折价格出售”,老古从那“高人”手中低息贷了五万元,合计家中的五万元,共筹集十万元的资金,如果对方出现“七折价格出售”,我就来个“六折价格出售”,谁笑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。

  日子就这样如梭子一般天天的穿越过去,转眼间已是半年了,对方的那块“七折价格出售”的牌匾始终没有挂出,当然对方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门前冷落鞍马稀,简直是“门可罗雀”!看来大鼻的资本没有自己的雄厚,老古的心中不禁一阵窃喜。果然九月份,听说大鼻把店里的存货都贱卖给了其它的杂货店。老古兴奋得快要跳起来。这一招果然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,甘拜下方。老古结算半年来的生意,却亏损一万三千多元。尽管如此,终于除掉心头大患,老古舒了长长一口气。在一个明月高悬的夜晚,老古买了好酒好菜,全家人聚集一堂,庆祝这场胜利!酒酣意足之后,老古飘飘然地做起了独家经营后日进斗金的梦来。

  天气逐渐转凉,年底即将临近,大鼻店里却竖起一块不甚显眼的招牌:收购名烟名酒。老古真是丈二摸不着头脑:收购名烟名酒?笑话,原来是卖家现在却成了买家,这个弯也转得太大了吧?这使的是哪一招?莫不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吧?

  老古坐在店里,却时时觑着对方,这也怪了,这块招牌一挂出,携包提袋往他家的人可真不少,来的都是开着轿车富态雍容珠光宝气的女人。这些人一来神色严肃紧张,提着沉甸甸的大包小包,仿佛里面装着。从他店里出来又都脸上露出惬意的微笑,脚步轻松。难道真有人卖名烟名酒予他?该不是经营什么人的?

  更叫人纳闷的是,大鼻的“生意”竟然越来越红火,那些富态女人们往他家跑比赶集更热闹,现在大鼻的店里又是门庭若市了。大鼻营业的时间大多在晚上,大鼻白天再用摩托车把这些东西一包一叠的往外送。

  春去冬来,一年过去了,老古生意看好,一年纯利润又直线上升:十四万六千多元。但他疑惑不解的是大鼻似乎更辉煌。他已鸟枪换炮,把摩托车换成了小轿车;三层的小楼里里外外又装修一新;也换了一套高级家具,少说也得花二三十万元吧?

  老古终于按捺不住,买了礼物到大鼻家赔礼道歉,又宴请他到酒家几回,终于得到了大鼻的原谅。大鼻最终秘授机宜,道出原委。老古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,他不得不大鼻的眼光,他马上同大鼻商定两家合作之事宜。

  从此,老古大鼻果然成了亲密的生意伙伴,一家收购,一家售货,互不。老古仔细观察,到他家买名烟名酒的人身份很杂,有农民模样的,有国家干部模样的,也有款爷模样的,脸孔都是陌生的,而到大鼻家卖货的都是那些脸孔熟悉的富态女人。奇怪的是那些货物总是在两家之间转来转去,有一次,他调皮的九岁儿子在一瓶洋酒包装盒上用圆珠笔画了两个小圆圈,单那一瓶酒从老古手中就卖出去十二回。

  县大院门口的人是进进出出、熙熙攘攘。县干部是换了一茬又一茬,只有老古大鼻两家转来转去的货物似乎没什么变化,但两家的财源却滚滚而来。后来,大鼻又突发奇想,在两家店铺后面院子围墙凿了一扇门,以方便货物的流通。现在,老古不用到处去进货,大鼻也不用到处去推销,两人只在店里坐收渔翁之利。

  如今两家人是亲如一家人。

  王老师终于倒下了,妻子打电话叫来了,救护车载进了医院,值班医生叫醒了主治医生,又是输液,又是做,最后又做了手术。肝癌晚期,剩下时日不多。王老师几次偷偷拔掉插在鼻孔的输液管,他知里的钱不多,多躺在医院一天就是几百块的花费,对于只靠他一人工资维持生计的家庭,那是一笔多么大的开支啊!相依为命的老伴死死的盯住他,不让他再有那样的行为。正在读高中的儿子也来了几趟,学校领导来了两趟,一位是工会,一位是校长,从此再也无人问津。

  他下意识地用颤巍巍的手掏出口袋中一份尚未做完的试卷,原来他计划等病好后首先要上的课便是向学生评讲这份试卷。妻子一把夺下他的考卷,“你、你、你还看这些······”,妻子憔悴的脸庞上两行热泪夺眶而出。他明明知道重返课堂那是的奢望,但他心里头总有些东西始终放不下。“到底谁代我的课?”,学校领导来探病时他都问这个问题,但学校领导并未具体回答他。“有学生来吗?”,他强忍着剧痛转过头来,渴望的眼神望着妻子,妻子掉转过头去,没有回答他。张奇应该会来吧?那次因家庭经济困难他差点辍学了,是他给垫支一学期的学费,后来他又发动全年级学生为他捐了三学期的学费。兰晶应该会来吧?她曾跟着网友逃学到广东,是他和她父亲一起把她给追回来的。赵天星应该会来吧,高二时他曾因父母闹离婚功课落下许多,是他花了将近一学期的周末时间给补回来的。汪达贤······他又剧烈疼痛起来,仿佛有千万只蚂蚁一群一群地咬着他的肝脏,他的额上冒出一颗一颗豆大的汗珠,他昏厥过去了。

  半夜他醒过来,妻子疲惫地趴在床沿睡着了,一盏昏暗的灯光映照着妻子根根的白发,走廊尽头传来关不紧的水龙头滴答滴答的滴水声,还有其他病房里微弱的呻吟声,医院里特有的气味呛得他特别的。平时他因忙于备课、忙于批改作业、忙于做学生思想工作,几乎没有什么时间陪陪妻子。他老是幻想着一家三口寒暑假时能一起出去旅游,一学期又一学期,可就是没机会,都是工作工作!

  其实这几天他想的最多也是这个问题。现在亏欠妻子亏欠儿子的债已是无力,即将成为一笔“死帐”,在生命的油灯即将耗尽时他想的最多是妻子和儿子,他也想到了自己的一生、自己的工作,他知道自己“”时,的一切都照常运转,学生的试卷自然有人评讲、学生上网自然有人管、学生辍学自然有人管。他最想见到的学生始终没有出现,学校领导也没再来过。他想如果有,他一定好好自己,他一定不再当一个“工作狂”的教书匠。夺眶而出的泪水沾湿了枕巾,他掏出已揉成团的试卷重新展开,在背面写下了歪歪扭扭的“遗嘱”。全文如下:

  遗嘱

  我,王氏,名忠孝,生于公元一九六二年,卒于二零零九年,从小接受的教育,深受思想濡染,一心向善,兢兢业业,。从学校又到学校,从事教书育人的灵魂塑造之工作。公而忘私,以校为家,身罹重疾,无暇顾及,延误医治,呜呼哀哉,命之将亡,其言哀哀。思短暂四十八之人生历程,感慨多多,念抛妻弃子,汗颜惨怛,天憾难弥,天憾难弥!临驾鹤西去、魂归冥界之际,立下重要之遗嘱:起至第五代子孙,不得再从事教书这一职业。,勿忘我训。原因如下:1,工资微薄,历来居各行业之末,每有调资之雷声,不见实际之雨点;2,工作强度大,每日六点起床,十二点后安寝,(因每周有三 次早读三次晚自习督)。每天晚上不敢上街不敢访友,从未涉足舞厅酒吧。3,思想压力重,学生挑剔,家长质疑,领导观望,同科竞争,职务晋升,部门检查,假期补习,开会,教研,学习,论文,考试,课堂,作业······4,学生问题多,厌学,逃学,早恋,上网,偷窃,斗殴······以上遗嘱,五代子孙,务必铭记。

  王忠孝立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

  出殡那天,张奇、兰晶、赵天星、汪达贤和其他很多同学都来了,学校领导怕影响他们的学习,没敢告诉他们实情,他们以为老师像以前只是请假几天,没想到是永别,他们悲痛欲绝,灵柩下烧着一张一张纸钱映红了一张张伤心稚气的脸。突然,兰晶发现一张写着“遗嘱”的纸张也被烧了,她想抢出来已来不及,那张纸顿时化成一片灰,飘落在他们脚下。

  玉成几天来心情极其畅快,平时见了懒得搭理的人他都笑呵呵地打着招呼,回到家中妻子那厌烦的唠叨声埋怨声,他也能一笑置之,,更是滔滔不绝,游刃有余,超异常发挥。因为上礼拜二方校长曾对他说,学校有准备让他接替即将退休的老汪担任化学教研组组长的意思。

  春风拂面,更新,花好月更好。玉成一哼着小曲,一边想着今天自己在片区学科教研会上的精彩发言。自己的总结性发言简直可以说“语惊四座”。博得方校长的赞扬,自己执化学教研组牛耳以后要开展轰轰烈烈的教学教研,一定把它搞得有声有色。这样,前途将无限。这样想着,不觉已是来到“金典酒店”门口。

  酒桌上,觥筹光错,玉成也发挥得淋漓尽致,举着酒杯到各酒桌上去敬酒。玉成看方校长似乎常常投来欣赏的目光,自己的表现在方校长的记分簿上肯定又是一个满意的分数,玉成喜滋滋地想着。

  回到校内才六点三十分,这时王副校长提议大家去“教工俱乐部”打乒乓球。玉成一听正中下怀,手不禁痒了起来,“方校长,去杀几盘吧”。“好”,方校长痛快地应道,他也是个乒乓球爱好者。于是,一行人就簇拥着方校长到俱乐部去。

  一场又一场剧烈的鏖战就这样拉开了帷幕。

  首先上场的是方、王两校长。方校长的球性强,但技术不全面,王副校长的技术全面,攻球快如旋风,守球稳如泰山。但今晚却发挥不正常,先以8:11输一局。方校长能把高手拉下马,直乐得合不拢嘴,他脱掉外衣,再战。第二局,王副校长全力以赴,好不容易以12:10赢了一局。最精彩的算第三局。王副校长分别以7:4,9:7领先,可方校长穷追猛打,紧紧跟上,王副校长却频频失手,始终不能拉开距离,双方打到9平时,方校长猛地扣球,球落在对方桌子左角尖上,蹦出足有三米远,王副校长一个箭步追去,可脚步踉跄,差点跌倒,全场哄堂大笑,方校长也哈哈大笑。最后,王副校长发球,主动权在他手中,他猫下身子,双眼瞪住球作深思状,有如山洪即将暴发摄住大家的心,可是如“张飞扔鸡毛”般这球没威力,软软地落在对方桌上,成了方校长手中的“刀俎之肉”,方校长猛扣,王副校长招架不住,又输了一局。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  玉成没想到团委河洲竟也败下阵来。方校长越战越勇,接下来轻取小蔡、小李、老张、老陈。轮到玉成,他能攻能守,擅长削球、拉球。方校长打球阳刚有余,阴柔不足,明显的缺陷是反手不能扣球,回球较弱。他也如酒宴上一样发挥得淋漓尽致,连拉带削,绵里藏针。方校长如被捆住手脚的老虎,英雄无用武之地,优势不能施展,自然是0:2败下阵来。

  而玉成却输给王副校长和河洲,然后又是方校长胜了所有的人,单单输给玉成。如此反复几遍,玉成觉得有点奇怪,但他没做更多的想法。九点钟,两位校长和老张老陈去开行政会。玉成也回家洗了热水澡,别提有多舒服!很快他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学校的生活又如那单调而有规律的铃声一般过去了几星期。

  汪老师终于光荣退休了,可接任他的竟是刚从学校毕业三年的魏力明!这事在教师中至多议论两天就过去了,可玉成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啊。他的教学资历、业务能力、教师中的样样超过力明,玉成的心如刀绞般的疼,他始终不明白其中的缘由。

  第二学期期末考后团委河洲才给他透露内部消息。说那天开行政会议,其中讨论化学组组长人选问题,主任和林副校长推荐玉成,方校长却说了一句话:“玉成的业务不错,但好象生性骄傲,咄咄逼人。”王副校长马上推荐魏力明。后来玉成又找林副校长探讨此事。林副校长遗憾地说:“方校长原先考虑的最佳人选是你,但那天行政会他鬼使神差,不知怎的竟同意了魏力明。后来很多次方校长与我谈起此事也颇为后悔,说他一时糊涂怎么就同意了魏力明。不过,行政会研究决定的事就不好意思再更改,将错就错吧!”

  玉成又让河洲暗中去查一下会议记录,找一找到底是哪一次的行政会决议。河洲查找后告诉他:就是9月6日打乒乓球的那个晚上。

  玉成若有所悟。


返回
有心意 更有新意
欢迎拨打
  
Copyright © 2014-2019